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中国历史 > 为何古人一到秋天就想哭? “悲秋”的文学传统

为何古人一到秋天就想哭? “悲秋”的文学传统

时间:2016-04-25 00:27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南极冰鱼 点击:
“悲秋”这一文学传统,对于中文系的学人们,自然是再熟悉不过的命题了。对于初高中学子而言,也许是画上萤光笔的考试重点,等到学子们上大学,早已忘记“悲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为何古人一到秋天就想哭? “悲秋”的文学传统

悲秋
 

  “悲秋”这一文学传统,对于中文系的学人们,自然是再熟悉不过的命题了。对于初高中学子而言,也许是画上萤光笔的考试重点,等到学子们上大学,早已忘记“悲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于是宋玉〈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便端出来了,讲到树叶不但被秋天搞成枯叶,还被秋风逼成落叶,然后大地为之萧瑟,还没解释完,台下的同学也变衰了。

  台湾地处亚热带,秋天并不长,而且温差大,尤其中南部,早上出门时也许不到二十度,中午却超过叁十度,然后一个寒流来了,气温降到十度上下,冷得个要命。其实,大陆型气候的秋天,气温大概只有摄氏五到十度,比想像中冷,全然就是台湾的冬天了。范冲淹〈苏慕遮〉:“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湖面上所说的“寒烟”,它确确实实是一股寒气,一吹到就会生气的那种冷冽,于是电暖器、暖暖包、羽绒衣全都出动了,连狗狗也穿上时尚的潮衣。反观古人,物质生活相对贫乏,秋天愈来愈冷,小物动躲起来了,蟋蟀从野外跑到窗边,又跑到床下取暖;植物陆续换上枯黄的色调,然后枯枝愈来愈多。秋天尚且如此,真正严冬来临时,连人也没办法到处乱跑,只好窝在湖心亭无聊地看着单调的雪景。

  “由盛转衰”通常会让人“很有感”。假设万年故事的主角“小明”,从小含着金汤匙出身,餐餐鲍鱼龙虾,出入开宾士还不满足,突然有一天家道中落了,什么都没了,有虾米吃就要偷笑了,小明的感觉,大概就像掉到井裡爬不出来一样无助且无奈;又或是甜蜜的男女朋友,突然有一天短信传来“我们分手吧”,于是失恋的期间内,不管是二个月或半个年头,势必日日愁云惨淡、心如刀割的煎熬。这些由盛转衰的转变过程,总是令人痛苦且难忘。

  秋天,不正是这样吗?所以汉代乐府〈长歌行〉中的“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道尽古人不但悲秋,更害怕秋天的到来。

  人在难过的时候,特别会想写些什么或说些什么,许多文学作品都对悲伤、对人生有所感悟才开始下笔,这也是人之常情。快乐的当下通常不会记录于文字,就算写了快乐的事,评价也不会太好(看看李煜的下场就知道了)。

  但神奇的是郁卒、忧头角面、走衰运时,灵感的泉源却不断涌现,孟浩然〈秋登万山寄张五〉的“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正是这个意思。如果自己本身就很悲情,又刚好遇上秋天,于是怅然之柴遇到悲伤之火,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柳永在和爱人离别时的“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但如果生命旅程几乎都像秋天一样,在网路的乡民世界裡大概就要贴上“鲁蛇”的标籤了。人生失败组的杜甫,其名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中的“悲秋”,正是“艰难苦恨”坎坷一生的悲伤催化剂。

  就气候而言,台湾凉爽舒适的秋天,实在不适合用来悲伤,唯一令人想哭的大概只有PM2.5动不动就紫爆。台湾秋天,不冷不热,偶尔冷热的气候,不像夏天的燥热和冬天的冻寒,要体会“悲秋”真的不容易。可是,人生中由盛转衰的秋天,有时你无可避免,它就来了。秋来了,秋会走;人生的秋天,来了有时便走不了,谁也无法预知。所以古人将悲秋之苦寄于文学作品裡,一不小心就留下千古的忧愁,直到现代,剪不断,理还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