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世界历史 > 日本的“皇民化”教育在韩国是如何炼成的

日本的“皇民化”教育在韩国是如何炼成的

时间:2016-04-24 23:38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佚名 点击:
“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臣民!我们诚心对天皇陛下尽忠尽义!我们会忍耐痛苦、自我锻炼,成为优秀而坚强的国民!”──日本皇民化运动中的口号

  “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臣民!我们诚心对天皇陛下尽忠尽义!我们会忍耐痛苦、自我锻炼,成为优秀而坚强的国民!”──日本皇民化运动中的口号
 

  “皇民”是如何炼成的
 

  你一定听过日本时代台湾的“皇民化运动”。从1930年代后期起,日本殖民政府为了动员台湾的人力物力,开始推行同化政策。在新政策下,台湾人必须学说日语,改日本姓,融入日本的信仰与文化。

  不过,皇民化运动不只发生在台湾。差不多同一时间,日本的另一个殖民地朝鲜(今天的韩国),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

  为了让朝鲜半岛上的韩国人,能够在战争期间甘心为日本殖民帝国抛头颅、洒热血,当时的日本政府喊出了“内鲜一体”的口号。内,就是内地日本;鲜,则是朝鲜。内鲜一体,也就是日本跟朝鲜要水乳交融,不分你我。

  不过,喊口号容易,实际该怎么做则是另外一回事。朝鲜总督府所面对的,可是从1910年亡国以来,就不断顽强抵抗、比台湾更难搞定的一群人。他们武装起义、引爆炸弹、暗杀总督,样样都来,从来就不是乖乖听政府命令行事的羊群。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如何在朝鲜半岛推动皇民化?而强悍的韩国人,面对这个他们口中的“民族抹煞政策”,又是做何反应呢?
 

  请说国语
 

  从手段上来说,日本在台湾与朝鲜的殖民化政策,有很多类似之处。比如说,推广“国语”。

  

日本的“皇民化”教育在韩国是如何炼成的

日本强制推行皇民化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就在朝鲜半岛颁佈规定,要求大家“说国语”──这裡的国语,指的当然是日语。平时打招唿要用日语,在公共场合聊天要用日语,百货公司、电影院,也都配合着推广日语。如果进了公家单位,不讲日语,没有人会理你。如果在学校裡头讲韩语,不但会被检举,还必须缴交罚金。

  1942年,有位叫朴英玉的高中女生,因为在外头讲了几句韩语,就被警察盯上。这原本是个小案件,没想到事件却像滚雪球一样,越闹越大。

  原来,警方循线追踪,发现她的老师丁泰镇,平时就常常在学校发表反日言论。丁泰镇因此被警方逮捕,而且受到严刑拷打。据说,在拷问当中,丁泰镇又透露出一个名为“朝鲜语学会”的组织,其实是假借学术名义,策划独立运动的反日团体。

  这让日本警方有了藉口,扩大搜索规模,并且开始逮捕“朝鲜语学会”成员。后来这群学会的成员,被以破坏治安的名义送上法庭,其中不少人更遭到判刑。

  其实,朝鲜语学会主要的活动,就是研究语言文学,并且编写朝鲜语字典,未必对社会治安真的有什么直接的威胁。不过,语言往往就是民族认同的根基,日本殖民政府也了解这一点。他们要剷除朝鲜语学会这样的组织,并不让人意外。

  推广国语最终的目的,是要让韩国人连吵架、说梦话,都忘记母语,改用日语。换句话说,就是要从心灵上,从潜意识裡,彻底将韩国人”皇民化“。

  不过,推广国语的成效如何?

  根据统计,到了1940年代,在朝鲜半岛上能够使用日语的人,也不过百分之二十左右。换句话说,大多数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仍然是母语。
 

  当天皇碰上天主
 

  京城神社,位于今天首尔。

  除了国语运动之外,殖民化另一个重要的目标,是让殖民地的子民崇拜天皇,对他心悦臣服,为他出生入死。

  和台湾一样,日本早就在朝鲜半岛上盖了许多神社,并从1935年起,强制要求学生参拜。

  对韩国人而言,参拜神社,等于是接受敌人的信仰。所以光是这样,就足够激起许多反弹。但是除此之外,殖民政府还遭遇到另外一群人的强力抵抗,那就是朝鲜半岛上的基督教徒。

  按照基督教的信仰,崇拜偶像是不被允许的,崇拜天皇当然也一样。有间名叫”崇实学堂“的基督教学校,就以此为理由,拒绝让学生参拜神社。日本政府见状,威胁要将学校给废除,以此逼迫他们屈服。没想到崇实学堂的负责人,说什么也不肯让步,最后宁可选择让学校给关了。

  还有一位名叫朱基彻的牧师,同样拒绝参拜神社。为此,他甚至不惜槓上当时日本基督教会的大议会长富田满。富田满跟日本政府走的很近,属于官方代言人。他说神道跟一般信仰不一样,不是偶像崇拜,而是爱国行为,所以基督徒可以、也应该到神社参拜。

  

日本的“皇民化”教育在韩国是如何炼成的

牧师朱基彻
 

  朱基彻却对这种说法很不满,他指责富田满误解了圣经,更再次强调参拜神社是触犯十戒、违反教义。

  因为坚持信仰,朱基彻被关进了大牢,并且在牢中饱受酷刑。日本警察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虐待他、拷问他,想要击垮他的意志,动摇他的信念。但朱基彻没有屈服,反而坚定地说:“如果不信上帝,就连天皇也会下地狱。”

  韩国今天的基督教与天主教信徒众多,估计超过一千两百万人,派出的传教士人数更高居世界第二,这和基督信仰在当年在抗日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是有密切关係的。
 

  “犭粪食卫”先生
 

  皇民化的第叁个重要手段,是让殖民地的人民取个日本名字。在朝鲜,这个政策被称之为“创氏改名”。

  改名就改名,为什么前面还要加上”创氏“两个字呢?这有些复杂,在此无法细谈。简单来说,日本政府主张韩国传统只有“姓”,没有“氏”,所以需要创造出日本化的“氏”,来取代韩国原本的“姓”。

  这当然是殖民政府为了宣传政策,有意製造出的说法。但无论它是真是假,日本要韩国人改姓名的目标,是确切无疑的。

  1940年,殖民地政府大肆宣传,鼓励朝鲜民众申请改名。 按照日本神话,1940年2月1号是“建国两千六百年”的纪念日,日本政府本来预计招揽大批改名人潮,以此庆祝这个国家的重大日子。

  没想到,政策推出的头一个月,朝鲜民众反应冷淡,没有什么人主动报名。当时的《京城日报》上头说,仁川一带,两天之内竟然只有三个人提出申请。

  有些尴尬的殖民地政府,只好转而要求一些亲日的朝鲜士绅以身作则,为同胞做出“良好示范”。可是,就连这些亲日的“有力者”,对于改名一事都感到兴趣缺缺。

  朝鲜总督府眼看情势不对,决定动用警察的力量,强制要求民众改名。这样一来,申请改名的人数果然大幅上升。根据统计,1940年三月份,申请改名的件数还不到五万,五月份则增加到了叁十多万,七、八月的申请件数,更超过了一百万。

  不过,改名要怎么改呢?变化可就多了。

  比如姓金的,可以改叫金山、金田;姓柳的,可以改成柳塬、柳川;有位叫做李光洙的作家,改成了“香山光郎”,另一位律师李升雨,则改叫“梧村升雨”。

  有很多姓朴的人,把他们的新姓氏取做“高村”,这是自韩国建国神话中的地名“高墟村”;另外有一些人,则发明了保留韩国味道、传统日本社会中不存在的姓氏,比如韩塬、崔本、朴泽,这让他们在改名后,勉强还能维持一点民族认同。

  但是别忘了,不是每个人都是乐于改名的。所以,有些人在申请时,故意捣蛋,要给日本人难堪。韩国作家金达寿的小说《玄海滩》中,描述有人把新的姓氏取做“日本”,而把妻子改名“良子”。为什么要叫良子?因为这是日本皇后的名字。

  这玩笑开的还不够,更有传说,有个叫田炳夏的人,把日文名字改成了“田农丙下”,用日语唸起来,就像“天皇陛下”;另一个叫金文辑的人,则把自己取名为“犭粪食卫”,用低俗不堪的文字,嘲讽日本化的姓氏。

  但这充其量只是小说与传说,实际上是否真的发生过,还有一些疑义。不过,的确有记录指出,有人曾经用“犭之子”,申请为新的姓氏,以示抗议。
 

  为敌人作战
 

  就在朝鲜总督府在殖民地推动创氏改名的同时,帝国内部却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人说,日本的姓氏专属于血统纯正的日本人,朝鲜人是次等民族,不配使用,创氏改名的政策应该停止。内鲜可以一体,但是不能平等。

  想像一下这种情境:你抛弃了原本的姓氏,已经感到屈辱,现在居然还有群人跑出来指指点点,说你连受辱的资格都没有。

  殖民时代的韩国人,面对就是这种情境。

  在这种状况下,还有什么能够保持尊严的办法?大概就是加入军队了。唯有在战场上,被殖民者才可以证明自己比殖民者更勇敢、更强壮──儘管他们必须为曾经的敌人作战。
 

  加入日本军队的朝鲜士兵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徵调了数十万韩国人上战场,有男有女,有人在前线,有人担任补给与后备。他们大多数是被强迫、没有选择的加入了战争。可是确实有一些人,是自愿接受徵招,加入日本军队。他们很可能是受到战争期间大量官方宣传的洗脑,也可能是像前面所说,为了出人头地,为了争一口气。

  有位改名为高木正雄的韩国人,就在抗日大战期间,毅然决然加入了日本在满州的军队,成为一名军官,在战争期间带领着士兵,为殖民母国出生入死。

  1945年,战争结束,高木正雄也回到了故乡。日本的名字当然不能用了,他只好改回本名“朴正熙”。后来在一场军事政变中,朴正熙当上了南韩总统,而且一当就是十六年。如果你不认得这个名字,他还有一个出名的女儿,叫做朴槿惠,也就是今天的南韩总统。

  朴正熙不是唯一一位曾为日本人作战的韩国人。只是,日本投降之后,他们原本在战场上的光荣事蹟,顿时之间变成了最尴尬的印记。

  日本学者宫田节子提过这样一个案例,他是一位叫朴菖熙的“皇国少年”。在皇民化的期间,他曾经热切地拥抱帝国。他的父亲,对日本的战争宣传反应冷淡,连帝国纪念日也不按照规定庆祝,一度让他觉得不满,甚至深感羞耻。可是战争结束后,他却突然陷入恐慌,不知未来何去何从。
 

  朝鲜半岛降下日本旗帜,由美军接管
 

  帝国崩塌了,没有力气再去理会它亲手改造出来的皇民。而祖国復活了,新的政府开始清算“亲日反民族行为者”,没有被点到名的,最好也赶快埋葬记忆,销燬自己的过去。

  战争结束后复杂的政治局面,让皇民的历史经验,变得难以言喻。韩国如此,台湾也是如此。

  不久前台湾选举中,一段关于“皇民”的风波,似乎是提醒这个问题并没有离我们远去。难解的历史,也是现实政治的课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