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世界历史 > 日本历史"大东亚共荣圈"究竟是何物?(上)

日本历史"大东亚共荣圈"究竟是何物?(上)

时间:2016-04-25 23:33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John Toland 点击:
二次大战期间,日本政治目标的主要工具还是“大东亚共荣圈”,如果说日本在生产量方面已经输了一回,那么在整个亚洲大陆大部分地区的宣传战中却是扳回一城。
日本历史:


日本大东亚共荣圈宣传图
 

  二次大战期间,日本政治目标的主要工具还是“大东亚共荣圈”,如果说日本在生产量方面已经输了一回,那么在整个亚洲大陆大部分地区的宣传战中却是扳回一城。这个政策是要亚洲“以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精神”团结在日本的领导下,由天皇来分配各国的“应有地位”,就能带来和平与繁荣。这是第一任近卫政府在一九三八年所建立的政策,已经诱使数百万的亚洲人在战争中和日本人合作对抗西方人。

  这是那些希望从被西方白人剥削中解放亚洲的理想主义者所建立起的策略。就像许多梦想一样,被现实主义者给接手,进而加以利用。

  首先是那些想要倚重东南亚的丰富自然资源,好作为日本经济疲态解决方案的那群人;日本是不能在西方羞辱性的宰制贸易之下,维持现代化国家的状态而存在。军国主义分子也认为这个政策是他们最为迫切需求──战争中的塬物料──的解决之道,因此成为这项政策最积极的拥护者。

  从理想主义出发而现在却发展成机会主义,似乎已经不可能兼容并蓄了。虽然军国主义分子和民族主义支持者已经篡改了共荣圈的概念,对有所诉求的群众而言,其所唿吁的泛亚主义却没有大幅消煺的迹象。

  殖民主义与其伴随而来的剥削,曾经协助亚洲从过去的泥沼中抽身而出。但是到了世纪交替之时,已经完成了歷史性的角色,殖民主义本身也受到民族主义兴起的挑战。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伍德罗.威尔逊的理想主义提出民族自决的要求,不但能适用于欧洲人之上,也可供亚洲人使用。

  但是,所应许的民主制度从来就不曾来到东方,在那,殖民地依然是殖民地;西方人有两种自由的标準,其中一种是给自己人使用的,而另外一套则用在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以东的地区。随着西方主人们,特别是那些英国人,也只是提出些东拼西凑的改革方案,东方和西方的隔阂则年復一年地愈来愈深。

  革命时机应该已经成熟的一片大陆却还在沉睡之中,但中国是例外,各国的叛乱分子都在等待其他人首先举事起义。他们已经不再期望民主领袖,理想人物反而是像希特勒这样的独裁者,能够对英国和法国取得大幅度的外交和军事胜利。在整个亚洲,法西斯式的敬礼模式以及工人紧握着的拳头图样,正相互在争夺人心的向背。

  英国试图争取亚洲人支持他们去对抗轴心国的战争,却遭到了讥笑。一九四0年,在剑桥大学受过教育,后来成为缅甸首任总理的巴莫博士(Ba Mao)就告诫他的议会,要记得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理想主义”的战争目标:

  “英国用着同样的道德狂热,宣称对德国的奋战是在保护弱小国家,是为了世界民主安全存在而战……而且绝对没有领土野心……但是结果又是如何?当战争也打完了,口号也喊完了,而胜利者也获取了胜利,又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战争的结果,大英帝国本身大约又增加了一百五十万平方英里的新领地。那些个民族自决的信条又如何了?当我和过去一样轻率地在要制定缅甸宪法的联合选拔委员会(Joint Select Committee)上提到自决时,英国代表们却觉得好笑。”

  但是,英国人这回对这番煽动性的言论却不觉得好笑了,而把巴莫关进监狱之内。

  隔年,邱吉尔和罗斯福签署了“大西洋宪章”,再度给部分的亚洲政治领袖们带来一丝期望,认为西方终于抛弃了对自由的双重标準。那份宪章不是宣称「所有人民都有权去选择在他们将要生活的地区的政府形式」?不过邱吉尔很快又明确表示,该份宪章只适用于英国殖民地──换言之,只适用于白种人国家。

  因此,广泛接受日本人对泛亚体系号召的时机已经完全成熟。自从上个世纪的中期以来,日本在国际上的自主性,一直都是唤起亚洲人能够获取自由的目标。一九0五年,东乡将军击溃俄国舰队,这标示出亚洲人从西方的宰制下崛起,并且给予所有东方人一种骄傲感。一九四二年,新加坡的陷落则更是白种人并非牢不可破的重要明证。对于眼见到英军全面的弃守,亚洲人是陶醉其中的,而该大陆的许多地区对于要和胜利者的积极结盟,也是準备就绪了。

  重光葵(1987-1957),曾任日本驻中华民国大使、外务副大臣、 满州国副总理,日本战败后代表日本与盟国签订投降条约。 (使用来自 维基共享资源的公共领域条款授权)当然,中国战场是最耀眼的例外,数十万的日军还深陷在一场令人沮丧而又毫无止尽的战役中。大多数的日本人都不理解蒋介石继续战斗的塬因。难道他被邱吉尔和罗斯福当成工具还够不明显吗?

  不过,也有部分的日本自由派人士一直以来都是反对佔领中国的。其中之一就是驻节南京傀儡政府的大使重光葵。他当时主张,共荣圈的成功之处,有赖于公共地解决中国问题。日本怎么能够一面号召要终结殖民主义,却又同时把中国大部分地区当成是殖民地来对待?应该废除和南京政府之间存在的不平等条约,并毫无限制地提供经济援助。
 

日本历史:

东条英机
 

  东条英机曾经以军国主义者的身分全力支持对中国的战事,但是身为首相后,用了不同的观点来看待这个议题,并且对重光的提议表示欢迎。不过陆军领袖们还是顽固地进行抗拒,到了一九四叁年初,东条说服他们,要从中国取得塬物料最好的方式就是採行重光的计划。

  日本安排把位于苏州、汉口和天津的租借地都归还给南京政府,并且协议签订新的条约。东京方面召回重光去担任新外相,他在国会中再叁不断地力促要把“整个”东亚地区都从军事佔领中解放出来,并且给予政治自由。他表示:“对于日本而言,这意味着建立‘睦邻’(good neighbors)政策,同时要改善我方的国际关係。”

  东条英机(1884-1948), 日本陆军军人、政治家,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代表人物,曾参与策划珍珠港事件。战后被处以绞刑。(使用来自 维基共享资源公共领域条款授权)是重光发想出这场战斗的新阶段,不过却是东条来领路。他在国会内宣布,在年底之前缅甸就会是个独立的国家。

  三月时,缅甸代表团应邀前往东京。团长巴莫在英国撤离缅甸之前才从监狱中逃脱。缅甸人受到热情的招待。巴莫被周遭爱国之情的浪潮淹没了。日本“正是整个亚洲衝突的旋涡”。东条、杉山上将、嶋田海军上将以及重光等人都让巴莫感到,他们都是“亚洲爆炸性世纪”的真正产物,“朝气蓬勃、行动果敢,充满着构成大东亚共荣圈概念的新亚洲意识”。而且,东条还展现出“惊人的远见”,决心在给予被佔领国家独力这方面“确实拥有政治愿景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