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世界历史 > 日本历史"大东亚共荣圈"究竟是何物?(下)

日本历史"大东亚共荣圈"究竟是何物?(下)

时间:2016-04-25 23:35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John Toland 点击:
1943年11月,日本于东京举办“大东亚会议”,日本政府意图藉之强化泛亚洲主义,以及其主导亚洲国家对抗西方殖民主义的角色。

  十一月初,中国、泰国、满州国、菲律宾和缅甸都派出代表到东京参加大东亚会议(Greater East Asia Conference),激情也就达到了顶峰。鲍斯以观察员的身分出席会议。

  1943年11月,日本于东京举办“大东亚会议”,日本政府意图藉之强化泛亚洲主义,以及其主导亚洲国家对抗西方殖民主义的角色。

  巴莫写到:“我们欢聚一处,与其说是有区别的民族,还不如说是单一歷史性大家庭包含所有民族的成员。”那名受到奎松总统密令要与日本人进行合作的菲律宾总统何塞.劳威尔,现在发觉泛亚洲主义是无从抗拒的。在最初会议前夕的正式欢迎会上,他双眼闪亮地宣布:“十亿的东方人,十亿的大东亚的人们,他们怎么能被统治呢,特别是其中大多数还是被英国和美国所统治?”

  国会大厦议事厅内庄严的布置方式,辜负了十一月五日与会者的热情。会议桌上覆盖着羊毛布料,成马蹄形状的排列,两旁各摆设了叁盆盆栽。东条身为主席与日本代表团一起坐在马蹄形座位的顶端。他的右手方有缅甸、满州国和中国,泰国、菲律宾和印度在左方。

  东条精简地发表谈话:“大东亚各国因为不可分割的关係而全方位地连结在一起,这点是毫无疑义的。本人坚定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共同使命就是确保大东亚的稳定,以及建构出共荣共存的新秩序。”

  汪精卫(1883-1944),近代中国政治人物,历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会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民国行政院长。二战时期主张对日亲善,并在日本支持下成立南京国民政府,往后遭国民党指为汉奸。南京政府首长汪精卫──傀儡中的第一号人物──宣称:“在大东亚的战争中,我们想要胜利,在建设大东亚方面,我们想要共荣。所有东亚国家都应该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他们的邻邦,还有热爱东亚。中国的座右铭就是,再兴中国与捍卫东亚。”

  泰国的旺.威太耶康亲王接着发言,然后是满州国首相张景惠。之后是罗雷,这名菲律宾人的情绪溢于言表,他说:“团结一致,并且紧密而坚实地组成团体,那就再也没有什么强权可以阻挡或延迟十亿东方人获取自由与不受限的权力,以及形塑他们自己命运的机会。拥有无限智慧的上帝将不会抛弃日本,也不会将大东亚人民弃之于不顾。祂将会降临,从天而降,与我们一起流泪并且讚美我们人民的勇气和英勇,让我们能够解放自我,让我们的子孙自由、幸福和繁荣。”

  巴莫很适合当最后一名发言者。他热烈地说着:

  “在这样的时刻,表达出再多的情感都不算是夸大。多年来,我在缅甸都在做着我的亚洲梦。我亚洲人的血液一直都在唿唤其他的亚洲人。不论我是睡着做的梦,还是醒着时候的梦想,我都听到亚洲在唿唤它子民的声音。”

  “今天……我再度听到亚洲唿唤的声音了,但是这一次并不是在梦中……我听到了围绕着这张会议桌以极丰富的情感所发表的演讲。所有的演说都是让人铭记在心,撼动人心,并且──或许我稍有夸大其词,如果确实如此,也请见谅──似乎我从他们言谈中也听到唿唤亚洲要将它的孩子们团聚在一起的声音。这是我们亚洲血液的唿唤。此时不是用我们的心智去思考的时刻,而是用热血去思考,才能够一路把我从缅甸带到了日本……”

  “仅仅在数年之前,亚洲人民似乎还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之中,甚至是活在几个不同、分割、疏离而且彼此互不认识的世界,甚至也不想认识。几年前,做为一个祖国的亚洲是不存在的。亚洲还不是单一个亚洲,而是有很多个亚洲,多到敌人可以把它给瓜分的一样多,而大部分地区就像其中一个强权或是其他强国的影子一样在跟随它的脚步。”

  “在过去,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很久远以前的事,亚洲人民像今日我们这样在一起聚会,是无可想像的事。然而,不可能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而它却以超越我们这些梦想者中最大胆的梦想或是幻想的方式发生了……”

  “我认为今日的聚首是个伟大的象徵性行动。就如主席阁下所言,我们基于公义、平等和互惠的基础,以及在自我存活也让他人存活的伟大塬则的基础上,正在建立一个新世界。无论从何观点而言,东亚本身就是一个世界……我们亚洲人几个世纪以来已经忘记了这样的事实,而且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亚洲人也因此失去了亚洲。感谢日本,我们现今能够再度重拾这项真理,并且以其为圭臬而行,亚洲人将会收復亚洲。整个亚洲的命运就繫于这份简单的真理之内……”

  “我们再次发现到我们自己是亚洲人,发现到我们流着亚洲人的血液,就是这份热血能够救赎我们,并把亚洲给归还给我们。因此,让我们朝向大道的终点迈开步伐,十亿的东亚人迈向东亚人将会永远自由、繁荣,并且终究会找到他们自己归宿的新世界。”

  二战时期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最大范围围,当时参与的政权包括日本、中国汪精卫政权、泰国、菲律宾自治邦、缅甸国以及自由印度临时政府。

  这就是唤醒亚洲的声音,对东条而言,这几个小时是他生涯中最满意的时刻。他机巧地掌控过程,像是慈父般地注视着代表们。他不只把这场会议当做军事同盟,自己也被泛亚洲主义感染了──而他的军方同志却深受其扰。

  隔天下午,钱德拉.鲍斯的演讲足以匹敌巴莫情感丰沛的语调,并把最后一场会议带到了高潮:

  “……我不认为在‘日出之国’(Land of the Rising Sun)举行这样的会议是偶然的。这个世界也不是首度转向东方来寻求光明和指引。之前就有人试图要建立起新世界,然而是在其他地区,不过他们已经失败了……”

  “就印度而言,除了对英国帝国主义做出绝不妥协的抗争之外,别无它途。即使其他国家有可能会想到要和英国妥协,但是对于印度人民来说,至少这是不可能的事。和英国人妥协就意味着被奴役,因此我们决心不再和奴役制度妥协。”

  苏巴斯·钱德拉·鲍斯(Subhash Chandra Bose,1897-1945)印度的激进独立运动家,也是二战时期自由印度临时政府的领导人,以及印度国民军的最高指挥官。鲍斯被他自己的雄辩言辞感动了,无法再讲下去。在这名印度领袖能够回神过来之前,听众都呆若木鸡地等着。

  “但是,我们必须为自由付出代价……在即将来到的战争中,我不知道我们的军队中有多少人还能够活下来,但是这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不论我们个人的死活,不论我们是否在战争中幸免于难,以及是否能活着看到印度获取自由,重要的是,印度终将获取自由的事实。”

  《日本时报》记者吴俊彦称这场会议为“骨肉兄弟撼动灵魂的聚会”,以及是世界歷史中最重大的一场会议:

  “在这裡,我感受到大家都是我的兄弟,不仅仅是象徵性的,确实都是亚洲母亲的儿子们。日本人、中国人、泰国人、满州国人、菲律宾人、缅甸人、印度人──所有的亚洲人都是我的兄弟手足。”

  他和巴莫一样相信,不论一个西方人对他本人是如何以礼相待,他们永远都无法理解身为亚洲人的感受:

  “我也觉得只有亚洲人才能真正了解,并且有效地为亚洲人谋求福利,同时我也企盼有这么一天的到临,所有亚洲人都能够把西方入侵者在我们之间所设立的那道人为障碍推到一旁,并且携手为了亚洲的共同福祉一起努力。週六当我看到那场大会时,我就感到那一天终究会到临,而这份血缘关係终将普及,当长久失散的兄弟又再次聚首时,我们就要重振单一亚洲家庭的家运。”

  “当我注意到所有发言者那份明显的真诚和热情,强调着要实现彼此一体,他们也都明显地以压倒性的力量认知到这点,而这份团结永不可破的信念也就深植我心。不论这场战争的命运会如何,不论未来的问题会产生何种压力,不论未来世界组织的型态最终将会如何,这场大会所凝聚的骨肉兄弟之情永远都不会溶解。亚洲一体是根本的事实,如此基本,这么自然,而且一旦了解到其无可避免,将再也不会消失。”

  与会者一致通过《共同宣言》,唿吁在公义,以及尊重相互的独立性、主权和传统的基础上建立共荣和共存的秩序,在互惠的基础上致力于加速经济发展,并且终结所有的种族歧视。

  这算是“大西洋宪章”的太平洋版,承诺了亚洲人所长期抱持的梦想。来到东京的人或许曾经是傀儡,但是他们出生时就是处于奴役制度中,现在他们可以感受到自由,并且首次联合在一起宣布为亚洲建立个“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