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世界历史 > 德国集中营外 加拿大集中营与被囚禁意大利移民

德国集中营外 加拿大集中营与被囚禁意大利移民

时间:2016-04-26 22:09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佚名 点击:
敌人就在你身边?──加拿大的集中营与被囚禁的义大利移民 一提到集中营,大家可能会立刻想到纳粹与犹太人大屠杀。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与加拿大境内也设立了集中营,专门

  敌人就在你身边?──加拿大的集中营与被囚禁的意大利移民
 

  一提到集中营,大家可能会立刻想到纳粹与犹太人大屠杀。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与加拿大境内也设立了集中营,专门安置有“通敌”嫌疑的轴心国人民,包括义大利人、德国人与日本人,即便这些人早就是美、加公民,或者甚至是第二代的移民。
 

  罗汉脚过大西洋
 

  以意大利裔加拿大人为例,他们的移民史可以追溯至19世纪末期。当时的北义虽然富裕,但以农业为主的南义,像是西西里等地,维生不易,相对穷困,因此,部分年轻人甘愿离乡背井,前往新大陆跟命运一搏。而彼时的加拿大如美国一般,急需人手修筑铁路与开採煤矿,于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等公司免费提供旅票,以吸引大量的劳工,其中就包括了为数6万左右的义大利人。

  起初到加拿大的意大利人都是“罗汉脚”,他们在新大陆做的都是季节性的工作。一旦工作结束,他们就会返回义大利,跟家人团聚。不过,到了20世纪初期,义大利移民逐渐在加拿大的几个主要城市定居,并形成“小意大利”社区。特别是位于加拿大东部的蒙特娄 (Montreal),拥有最多的义大利移民。一来是因为蒙特娄当时是加拿大第一大城,工作机会多;二来,蒙特娄是北美第一法语大城,而义大利文跟法文同源,义大利人比较没有沟通上的问题;第叁,蒙特娄的宗教以天主教为主,与义大利相同的这点也让新移民倍感亲切。直到今天,蒙特娄市所在的魁北克(Quebec)省中,义大利后裔人数约占30万,据称是省内最大的单一文化族群。
 

  墨索里尼与加拿大
 

  1920到30年代,从意大利来的移民锐减。这一方面是受到加拿大舆论对南欧移民的歧视与排外政策的影响;另一方面是义大利墨索里尼政府视大规模的人口外移是一种国耻,于是,自1924年起,立法限制义大利人的移民。

  但墨索里尼并未因此疏忽海外侨民,相反地,他极力支持侨民的活动,诸如赞助加拿大学校教授义大利文、派遣文化志工到蒙特娄等等,以加强侨民对母国的认同。而许多在加拿大的义大利移民,既高兴母国政府的关注,又期待墨索里尼的政府能为家乡带来安定与繁荣,所以他们纷纷加入法西斯团体、参加爱国活动。

  这一股狂热的风潮也显现在蒙特娄的建筑当中,比方说,在本地义大利社群的要求下,落成于1936年的蒙特娄“义大利之家”(Casa d’Italia) 在建筑中便融匯了现代风格与法西斯的符号。墨索里尼本人也发了电报祝贺蒙特娄“义大利之家”的成立。

  另外,位于小义大利区的The Church of the Madonna della Difesa 儘管落成于1919 年,但据说在神父的要求下,于1933年时,追加完成一幅有墨索里尼形象在内的天花板壁画,以纪念并庆祝1929年墨索里尼签订拉特兰条约 (Lateran Treaty),梵蒂冈自此成为由罗马教廷管辖的独立国家此一重要时刻。

  “义大利之家”内的法西斯符号:太阳代表墨索里尼,而木棒跟斧头“fasces”是古罗马最高权力的象徵,而墨索里尼以“fasces”命名自己的党派,并将这个古老的图案作为党徽。(图片来源:作者自摄)
 

  加拿大的集中营
 

  墨索里尼的政府刚成立时,英国与加拿大的政府、舆论等都相当看好他。但1935年义大利入侵衣索匹亚的军事行动,震惊英、美、加叁地,改变了舆论的趋向。加拿大政府也警觉到境内法西斯活动的盛行,因此禁止各类在蒙特娄“义大利之家”举行的法西斯聚会。

  1940年,由于义、加两国的对立,加拿大当局下令扣押在“意大利之家”的所有文件,并关闭建筑本身。加拿大军队不久也进驻“义大利之家”。至于The Church of the Madonna della Difesa 裡的那幅天花板壁画由于绘有独裁者的肖像,加拿大当局塬本也打算移除,不过最终只用黑色布幔遮起来,直到战争结束。

  建筑遭了殃,人当然也难逃一劫。大战期间,意裔加拿大人被视为法西斯的同情者及潜在的恐怖份子,他们的忠诚度遭受强烈的质疑。加拿大当局利用“义大利之家”的会员清单,将约六百名的义大利男性移民和四名女性移民,分别拘禁于安大略省的佩塔瓦瓦 (Petawawa)等叁个集中营,包括The Church of the Madonna della Difesa该幅天花板壁画的作者在内。

  另有叁万多人,不分男女老少,被贴上“敌国人民”(enemy aliens) 的标籤,其中将近两万人来自蒙特娄。这些人不仅要定期去警局报到,回答一连串关于地址、工作地点、家庭成员等问题,也要随身携带身分证明文件。其他义大利人,则是在日常生活中必须面对周遭歧视的巨大压力,许多人失去工作,或是开的店铺被破坏,导致不少义大利移民或其后裔想尽办法掩盖自己的过去,甚至改名换姓。

  一名义大利移民的儿子日后回想起父亲被抓进集中营的隔天早上,他说:“我母亲在后院挖了一个洞,把我父亲在一次大战所穿过的军服与来福枪埋起来。她说:'我不想留下任何会让我想到义大利的东西.'”

 

  还缺一个正式的道歉
 

  二次大战结束后,加拿大与以大利致力修补两国的关係。1947年,加拿大正式废除“敌国人民”的身份标记。隔年,加拿大重开驻义大利的大使馆,再次允许义大利人移民到加拿大。不过,和台湾一样,加拿大的转型正义之路也很漫长。义裔加拿大人全国议会(the National Congress of Italian Canadians)多年来要求加拿大政府正式道歉与赔偿,但迟至1990年,加拿大总理马尔罗尼(Brian Mulroney) 才在一个午宴场合承认二战期间政府设置集中营的事实,并对当时的受害者表示道歉。

  2008年,保守党政府设立社区歷史承认项目(Community Historical Recognition Program),其中特别提拨五百万加元给义裔加拿大人从事文化活动。而2013年3月,蒙特娄市正式宣布6月10日为二次大战蒙特娄义裔加拿大人集中营纪念日,他们希望此举将会鼓励加拿大联邦政府承认自己的错误。然而,迟至写稿的当下,加拿大国会尚未就此问题给予正式的道歉。

  在人类的历史上,义裔加拿大人的遭遇绝非特例,却能让我们思考所谓认同的问题,如同一名义大利移民的女儿对于父亲参加法西斯组织的行为是这么解释的:“我父亲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并非反对加拿大政府。拥有复数认同的他,同时效忠加拿大与意大利。”

  究竟身份认同是否要受限于国界?而在现今全球化的脉络下,地理疆界的影响力大为降低,那么个人的认同又会产生何种变化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