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历史学术专区 > 枪炮弹药推销民主法制,美国会是英国的继承者

枪炮弹药推销民主法制,美国会是英国的继承者

时间:2016-04-26 21:22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尼尔‧弗格森 点击:
如今美国,可以从英国昔日建立帝国的经验中汲取什麽样的教训?以枪炮弹药推销民主法制,美国会是大英帝国的继承者吗?

  

  如今美国,可以从英国昔日建立帝国的经验中汲取什麽样的教训?一个显而易见的教训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经济体,例如在18-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英国得以有效地将一己所推崇的价值观加强给科技较为落後的社会。

  

枪炮弹药推销民主法制,美国会是英国的继承者吗?
 

  另外,令人吃惊的是,英国在没有高额国防开支的情况下,就能统治泰半的世界版图。确切地说,1870-1913年期间,英国每年平均国防开支为国民生产净值的3%,在19世纪剩余的时间里,这一比例甚至更低。这项经费可说是花在刀口上,从理论上说,帝国主义希望建立开放的国际市场,但实际上,全球自由贸易过去不是自然产生的,现在更不是,实际上,大英帝国强行推动了自由贸易。

  今日的美国比世界其他区域都富裕得多,更甚於早年的英国。1913年,英国在世界总产值的占有率是8%,1998年美国在世界总产值的占有率是22%。至少从财政角度来说,即使美帝国通过像阿富汗战争那样小规模战争进行扩张,没人敢说它的扩张成本十分昂贵。

  2000年美国国防支出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1948-1998年期间的平均国防支出占比还维持在6.8%,即使在大幅削减军事开支的情况下,美国仍然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具有无可比拟的金融和军事技术实力,国防预算是中国的14倍,俄罗斯的22倍,与对手相较,大英帝国从未享有如此优势。

  如果美国像维多莉亚晚期的英国一样,从非正式帝国转变为正式帝国,势必向政治全球化迈进一步。假若历史重演,人们可以完全预期到这一结果。帝国主义扩张虽然并不完全是在不经意间建立起来,但它一开始显然并未打算将1/4的世界陆地面积纳入统治。

  正如我们所见,它的帝国起初不过是沿海基地和若干非正式的势力影响区域所结成的网络,就像1945年後的美国,但是,为让自己的商业利益免受现实和想像中的威胁,英国一步步从非正式的帝国主义走向了正式的帝国主义,这就是世界地图被大英帝国染红的原因。

  没人能否认非正式的美帝国拓展区域有多广,这是一个跨国公司、好莱坞电影、甚至福音传教电视节目组成的帝国,与早期的垄断贸易公司和传教士组成的大英帝国究竟有多少不同呢?另外,观察一下美国在世界各地主要军事基地的布局图,很快就会发现与100年前皇家海军的运煤港布局极为类似,这并非巧合,甚至近期的美国外交政策也让人起大英帝国在维多莉亚极盛时期的炮舰外交,大英帝国会以快狠准的“外科手术式打击”解决边缘地带的小动乱,唯一不同的是,如今的“炮艇”已经会飞了。

  今日的“盎格鲁全球化”进程由以下三方面展现出与过去的不同。仔细观察,我们可以发现,美国的实力可能并非是自然形成的帝国霸权,以前大英帝国的权力依赖於庞大的资本和人员输出,但是美国自1972年以来一直是个资本净流入国家,2002年的流入资本达国内生产总值的5%之多,而且,它仍然是受世界各国人民青睐的移民目的地,但美国人很少向外移居和殖民。

  大英帝国的殖民文化可追溯至伊莉莎白时期,在其鼎盛时期建立起一个泰然自若的帝国主义文化;反观美国并不愿意统治其他国家的人民,正如布莱尔的演讲所暗示的,美国并非是从废奴战争中诞生的,而是从反对大英帝国的战争中崛起的。自1913年伍德罗.威尔逊帮助墨西哥的民选政府重新执政开始,美国的行动模式大致上都是先有初步的军事行动,之後介入该国事务、举行选举、迅速撤退,直到下一次危机来临,最近的几个例子是海地和科索沃,阿富汗和伊拉克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证明。

  大英帝国最伟大的诗人鲁德亚德.吉卜林早在1899年就强烈呼吁美国承担帝国的责任:

  《帝国:大英帝国世界秩序的兴衰以及给世界强权的启示》

  承担起白人的责任,

  派出最优秀的人才,

  约束离乡的子嗣,

  为你的俘虏效劳,

  整装待命,

  为焦躁不安的人民和未开化的部落,

  方才俘虏的怏怏不乐子民,

  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孩童。

  承担起白人的责任,

  重回旧时荣耀,

  就算苦心求益却仍遭其谴责,

  就算诚心守卫却仍受其憎恨……

  如今没人敢用这些政治立场不正确的语言了,但无论美国愿意承认与否,美国已经承担了吉卜林所鼓励的全球责任,它认为自己不仅有责任向恐怖主义和流氓国家发起战争,而且有责任向海外传播资本主义和民主的益处。如同过去的大英帝国,美国不厌其烦地以自由的名义行动,即便其自身利益明显被放在首位。

  自1940年的黑暗时期回顾米尔纳创立“帝国主义者养成教育所”[1]的鼎盛时期,约翰.布臣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我梦想着世界各族人民能够手足情深,如同出自同一个民族和信仰,共同致力於世界的和平,英国用它的文化和传统丰富着世界其他国家,自治领的精神如同一股强风,给古老的土地带来一股清新。我们相信,我们奠定了世界同盟的基础……“白人的责任”如今已是个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的词汇,但包含新的政治哲学和道德标准,是严肃的思考,绝非坠落的妄想。

  就像邱吉尔一样,布臣在大西洋的彼岸找到了大英帝国传奇的继承人:

  目前在地球上只有两个大规模社会组织─美国和大英帝国。大英帝国已不存在,但是美国是联邦的最佳典范。世界要和平昌盛,就必须结成某种形式的联邦,我倒不认为联邦各国必须是民主国家,但它们必须接受法制的观念。从这一观点来看,我认为美国注定是领导者。

  撇开战时的说词不谈,这番话倒也道出不少真相,比大英帝国,如今统治世界的帝国有过人之处,也有不足之处,它有更强大的经济、更多的人口,更强的武力。但是,这个帝国缺乏向落後地区输出资金、人口和文化的动力,尽管这些地区十分需要协助,同时一旦其需求被忽略,它们将成为危及帝国安全的最大威胁,简单地说,这是一个不敢称自己为帝国的国家,一个否认事实的帝国。

  美国国务卿迪安.艾奇逊说过一句名言:“大不列颠失去了大英帝国,尚未找到自己的角色定位。”也许,现实的情况是,美国人承担起我们以前的角色,却不愿意面对成为帝国所必须面对的事实。统治海外的技术可能已经改变,F-15战斗机早已取代了无畏战舰,但是,无论喜欢与否,就算是加以否认,帝国存在於今日的世界是既定的事实,就像是英国在过去300年间统治世界并形塑现代历史一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