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野史 > 穿越回唐朝者千万别当唐太宗李世民的哥哥2

穿越回唐朝者千万别当唐太宗李世民的哥哥2

时间:2016-04-26 23:45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佚名 点击:
穿越者千万不要想着怎样可以改变历史、拯救心目中的帅大哥,帅大哥之所以显得悲壮是因为他有某一部分不可逆的逻辑问题,当他的弟妹可能很开心,但是当他的妻子可不是好事,穿越者务必慎入啊!

  有点错乱的正史
 

  “如果李世民一开始就像史书说的,这么天纵英明,他哥哥一开始就又坏又笨又抢功劳,为什么他老爸不乾脆一开始就立他当太子呢?难道他爸也是个笨蛋?”

  这个疑问是很多读者在读到玄武门之变相关史实时的问题,在正史裡,关于建成之所以能当上太子、而不是一开始就立李世民为太子的叙事顺序是这样的:

  1. 李渊以前就想立李世民当太子,但是李世民婉拒了。后来,因为李世民功劳越来越大,所以私下说要立他为太子。

  2. 李建成知道后非常不爽,于是开始请命打仗、结交妃嫔为奥援。

  3. 李渊的妃嫔都是贪得无厌的蠢女人,跟正直无私、一直在外面打仗的李世民不合,所以说他坏话、欺负他还欺负他的属下。

  4. 李世民好委屈,一直跟他爸爸说:“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李渊说:“我不听我不听!”

  5. 于是李渊就决定不立李世民当太子惹!

  6. 接着建成开始招兵买马想造反,结果在李渊前往离宫时,事情败露,于是李渊开始追究,还叫来李世民,又要立他当太子了。

  7. 没想到,那些妃嫔跟元吉竟然又替建成说好话,结果李渊就又不立李世民了。

  8. 好坏心的建成跟元吉决定下毒毒死李世民,还好有堂叔救援,所以李世民只是躺了几天没有事。

  9. 李渊来探病,告诉建成“你弟弟不会喝酒,以后晚上喝一杯不要找他了。”又告诉李世民说,“你不要再跟你哥争了,你去洛阳吧乖!”

  10. 建成跟元吉说:“把李世民放去洛阳将来必成大患,一定要杀掉他。”所以这样那样这样那一番后,没去成。

  11. 又经过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来到了武德九年,因为突厥又来了,所以元吉要準备带兵,听说要造反了,忠心耿耿的李世民绝对保护爸爸,所以先告发说他哥哥跟妃嫔有一腿!然后李渊说:“那明天早上来问这事,你早点来吧!”。

  12. 于是李世民超级早就来了,埋伏在玄武门下,杀掉了又坏又笨的哥哥跟弟弟,完成了他的天命!

  这 整个故事当中,李渊是一个耳根子软、意志不坚而且蠢到连儿子跟妃嫔有一腿都不知道的笨老头,跟李世民自称的那个睡了女人还要靠儿子掩盖的形象还满唿应的。 但是,一个意志不坚、耳根子软的蠢人,怎么有可能在隋末大乱的时候趁势而起?而且其他的史料中,唐军起家时的号召,一开始就是李渊,因为李渊曾经创下十几 骑对战数千人、连射七十几箭都不虚发的记录,所以在河东到太原一带非常有名,又有许多故识旧交,他还有个特殊技能,就是记忆力奇佳,见过的人不会忘记,因此很有群众魅力和决断力,否则隋炀帝也不会把太原交给他。

  一个王朝的建立,绝对需要有群众魅力跟决断力的领导者,而李渊早有代隋之心,只是一直忍耐不发,这种老谋深算、或者说老奸巨猾的特质,跟他的姨父隋文帝杨坚其实非常相像,或许和他少年时就为杨坚所器重,而一直带在身边教养有关。换言之,要说李渊是个意志不坚的蠢人, 恐怕这本身就是一种抹黑。

  再说到要换太子的事情,论开国的功劳,建成兄弟二人的功劳可说是一样大,而且建成早在河东就有招贤纳士的名声,立 他当太子,并无异议。既然立了,要弄掉就要表示太子有致命的缺陷或者过错,史书中能提的也就爱喝酒、亲近小人等等,问题是即使在史书中也没有建成贪杯误事 的记载,这恐怕只是顺手抹上去的。

  一个最简单的逻辑,如果建成亲近的都是小人,那李世民后来为什么要接收他的部属?那知名的魏徵,就是建成的死忠支持者,甚至贞观之治的四大名相(房玄龄、杜如晦、韦挺、王珪)中,就有两人原先是建成的属下,甚至李世民还要建成的老师李纲去辅佐他的儿子,总之,说建成身边都是小人这点也是说不过去的。

  至于是那些被抹黑成贪婪荒淫的妃嫔们,其实大家都有儿子,但是她们非但不是希望把太子斗倒、好让自己的儿子上去,反而告诉李渊说:

  “至尊万岁后,秦王得志,母子定无孑遗……东宫慈厚,必能养育妾母子。”

  给各位翻译翻译,就是“你老人家挂点之后,如果秦王得势,肯定要把我们母子都杀掉,而太子仁慈宽厚,一定可以好好养育我们母子。”,这点与建成曾经受命带领家人到河东,又照顾庶出 弟妹的过去,倒是一致的,不过在史书中被抹黑成建成与妃嫔有染,所以妃嫔说他好话实在是有点尴尬。

  事实上,试图与妃嫔交好的人,可不是只有建成跟元吉,连李世民自己也是呀!!!他的元配长孙皇后的传记中有这么一句:

  “后孝事高祖,恭顺妃嫔,尽力弥缝,以存内助”

  简单来说,李世民的妻子也是常常入宫去巴结李渊与妃嫔们。那最后妃嫔们还是选择支持建成、不支持李世民,怪谁咧??为什么同样是结交妃嫔,在建成就是跟妃嫔有一腿,到了李世民就是恭顺了呢?完全是双重标準了。

  接着,史书也只能说是因为李世民有”大功”而有废太子之心,这点本身就不大合理,因为李世民的功劳,与他哥哥替他顶着北边的压力有绝对的关係,而且在李世民在洛阳拓展自己的势力之后,他老爹就已经準备要收妖了。

  在武德五年左右,李渊告诉宰相说:“这小孩带兵带久了,在外面专断独行,都是那些死读书人把他带坏,不是我以前的孩子了!(所有的恐龙家长都有一致的台词)”,接着,李渊就命他回长安蹲着,换元吉带着秦府的兵出去顶着先,借此收取了李世民的兵马,最后等建成收拾了突厥再去接着收拾刘黑闼,太子的位子也就大致稳固了。

  此后,李世民再出长安就得是跟着他哥哥或者弟弟去防突厥,再也没有自己独自出兵,显见得李渊已经开始限制李世民的军事权力。

  简单地说,在史书中其实并没有看见李渊对太子的不满之词,反而骂李世民的话还不少,甚至是“当皇帝有天命的,不是聪明努力就当得上,你急个屁啊!(天子自有天命,非智力可求;汝求之一何急邪!)”都出现了。但是每次李世民被骂之前,都有一段是他哥哥如何如何进馋言的说法,那……如果这是李渊相信李建成的话、所以冤枉无辜的李世民……那就是比较信任太子不是咩?那为什么他会想传位给李世民啊?这两个很矛盾啊!

  而且史书在说到建成如何陷害李世民的桥段时,又有点精神分裂,同样的史书中,有说建成性颇仁厚、所以阻止元吉杀掉李世民,但又同时有建成要李世民去骑一匹会暴走的马、想把他摔死,而且还有给他喝毒药想要他死的,但是不一会儿又出现魏徵劝建成杀掉李世民、建成说不行。

  这种种的矛盾,实在令人觉得,这到底是要杀还是不要杀啊?

  当然,造成这种混乱的原因,应该是史书在编纂时,使用了不同时期、受到不同程度改写的史料,导致了这种叙事上的混乱。

  最后,就说到了李建成的太子生涯中最大的政治风暴“杨文干事件”。这件事的起因,是建成要建立自己的私兵,于是命他的的旧部、庆州都督杨文干替他选一些兵卒,同时派了两个人送甲冑去庆州。结果,派去的那两个人走到一半,就去向离宫中避暑的李渊告发,说太子要谋反。

  李渊非常生气,但是他并没有直接派人去问罪,而假装用别的事情要求太子前往离宫。当然,此时元吉也在李渊身边,所以建成很快就知道出了这件事,他也吓到了,有的人劝他乾脆就造反吧,但是他最后还是亲自上了离宫,把他所有的兵马留在宫外,自己进了离宫,史书上是这样写的:

  既至,高祖大怒,建成叩头谢罪,奋身自投于地,几至于绝。

  也 就是说,李渊大怒,于是建成连忙叩头谢罪,非常用力,差点撞死,而后就被李渊软禁起来,只准给他送麦饭(也就是只能吃饭糰不能吃便当的意思)。屋漏偏逢连夜雨,没多久就听说庆 州那边真的造反了,于是李渊叫来了李世民,要他出去处理此事,李世民一开始不肯去、说那种小事三两下就会自己解决,但李渊说:“事涉太子很复杂,你肯去的话,回来我就把太子废为蜀王,你去当太子。”

  一听要给他当太子,李世民像打了鸡血一样,立刻就衝了。

  他前脚刚走,后脚 这边,由元吉动员的救援队就出现了,元吉邀集了妃嫔们和宰相们,大家一起拍胸脯说太子不会反不会反。等李渊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说实在的,所有的亲王都有 私兵,如果真的要造反,为什么要选在庆州?还要派人把甲冑送去,又没有多少兵马。再想想那精美的李世民,不许他太子就拖拖拉拉不肯去,一许了太子马上就衝了,这其中实在是有问题的。

  于是等李世民傻傻地赶到、发现庆州人早就搞定了、又傻傻地赶回来,才发现事情完全不是他想的那样,他被他老爸给阴了!

  姜还是老的辣…..李渊跟他姨父一样老奸啊。

  最后,李渊认为这事的事主虽然是太子的人马,但也很有可能是秦王的人收买了旁人来中伤太子的,于是,李渊乾脆赶走建成、世民两人的谋士,以免这些人带坏自己的小孩。

  不过建成的人鼻子摸摸乖乖流放去了(逃过了玄武门,后来又被资源回收,也是一代名臣,显见建成的人并不是草包),李世民这边的两隻很不乖地落跑回来,躲在李世民的王府裡,最后策划了玄武门之变,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臣子,真是一点都不假。

  总之,杨文干事件是非常乌龙的一场伪政变,但也显示了李世民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争,相反地,他因为这事而暴露了自己的野心,反而使李渊更加明白,不处理他,就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于是,李渊就决定面对儿子其实不乖、接受儿子其实不乖、处理儿子的不乖,然后把他丢出去直到他乖(欸?)。

  大局已定,李渊收取了李世民的兵马,决意将他送往洛阳。

  朝中的众臣并没有人激烈地抗议,因为对新生的帝国而言,皇帝的年纪还不算非常老迈,太子年富力强,一 个野心勃勃、又无用武之地的亲王,只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如果剥夺权力让秦王可以安安份份地在洛阳过好日子、过完下半生,那么对于唐帝国而言、对 于李渊为人父的心情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但是李世民并不服从他的命运,他从小就是一个父母很宠爱的孩子,他不像大哥一样承担家族的责任,也 不像四弟一样过早失去母亲的关爱,他认为这个帝国的建立是他的功劳,他不相信什么长幼有序,他更喜欢受人景仰、受人爱戴、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他很想做一 个道德无瑕疵的英雄,但又无法抗拒内心中对权力的贪婪,于是他启动了早已预备的计谋。
 

  四弟是对的!
 

  在整个夺嫡的战争中,真正跟李世民发生衝突的人,都不是建成,而是元吉。

  说起元吉,他有个小故事,史书说他小时候因为长得丑,差点被妈妈丢掉,是乳 母把他捡回来养才免去一死,关于这个说法,以他是正室所出的身分而言,是非常奇怪的,就算再丑,也没有丢掉让他死的可能,或许是后来为了抹黑他而捏造的说法。不管如何,母亲去世时,他才十岁左右,他幼年到少年时期所能倚靠的人,应当还是长兄建成,这点或许更能解释他为什么一直力挺建成。

  虽然史书上说他如何如何笨、如何如何蠢、如何如何想趁着二兄相争渔翁得利,但是他每次出来救援的时间都是非常地刚好,(不得不令人感佩他对他大哥的爱情感情还真是深啊!)虽然他的作法都很暴力,而且有点搞笑,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穿越过去的。

  例 如他曾经在李世民跟李渊一起到他家的时候,提议要刺杀李世民,但是这种一定会被发现的作法,当然被阻止了,他就说:“我是为你好耶!!!”(这是漫画裡的对话吧……)

  后来,他和李世民要陪李渊去避暑,他又对建成 说:“等我去那裡,我就派兵把李世民绑架过来,放进土坑裡,留一个洞洞给他送吃的就好。”

  建成听到之后,应该非常三条线……

  当元吉发现大哥都不听他的话,于是他乾脆从爸爸下手,有一次他跟他爸说:“我们应该宰掉李世民。”,他爸不但没直接骂他,竟然还说:“人家好歹有功劳,又还没有露出反叛的迹象,杀掉不能服众!”

  元吉就暴走了,他又说:“他一天到晚违反诏命,打完洛阳不回来,忙着在东边洒钱给人酬庸,难道不是叛逆吗?洗洗脖子就好杀了!哪裡需要担心没有藉口!”,结果他爸没说话,于是元吉就摸摸鼻子走了。(这一家人的生活还真是刺激)

  事情就这样一路搞笑到了武德九年,李渊已经準备把李世民送走。

  于是,在史书上种种委屈、处处无奈的李世民,召集了他的属下们,又演了一齣大家劝他干掉哥哥的 举动,最后他就以告发太子与妃嫔有染的事情为契机,让他哥哥一定会在六月四日的那天早上入宫,同时,他也买通了玄武门的守将常何。

  太子那边也很快就从高祖妃嫔处得到消息(显见东宫跟后宫的关係真的超铁),元吉马上表示不应该入宫,要看看形式再说。但是建成却觉得这没有什么,反正一起入宫说个明白就好了。

  我常常想,我如果是元吉的话,应该会想抓住建成的肩膀勐力摇他,然后学着马景涛一样咆哮:“你别傻了!!!李世民是个矫情的贱人啊啊啊啊!!!!!!”

  但是李建成没有听元吉的话,他相信公平跟正义会回来,而且他认为这件事情就像杨文干事件一样,只要他去分说清楚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那一天是六月四日,建成38岁。在史书上没有记录他的心情,我想,那一天,他一如往常地换好衣服、準备出门,整整小他10岁、在朝中并无亲故的太子妃,或许还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对着担忧的妻子笑了笑:“没什么,问完了就回来。”

  接着,元吉来了,他们一同上马。从东宫穿过玄武门到太极宫的路,他已经走了九年,不在意多走几年。

  那是一个清晨,禁苑的长草上沾着露水,东宫外头是为他捨生忘死的亲信兵马,他们一路走,元吉还在叽叽喳喳地劝他不要去,他又笑了笑:“这种泼脏水的事,越是避不见面、越显得心虚,宫中有多少美人,我何必去沾父亲的人。我又不是李世民,专吃人妻(对不起这是我说的)。”

  玄武门迤逦而开,他们把兵马留在城门外,只带了十几骑就进去了,因为带这么多兵马入宫本身就是谋反。一切都很平静,看起来不像有异状,他们走着走着,眼看着前面就是临湖殿了……

  忽然,杀声四起,元吉大叫:“肯定是那贱人李世民!我得弄死他!!!”

  一边叫着,元吉一阵放箭,想抢先射中李世民,却冷不妨一箭从他身边擦过,元吉还来不及挡,噌地一声,那支羽箭射中了建成的要害,止不住的血从他身上涌出来……

  他 没有预想到同父同母的兄弟会走到这一步,当然没有看到崩溃的元吉追了上去,以死相搏,试图以弓弦勒死李世民,最后死在了武功更高强的尉迟敬德之手。他可能 听见了玄武门外响起的鼓譟声,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更不知道东宫与齐王府察觉有异后,迅速集结的两千人开始结阵自发地攻打玄武门、甚至跑去围了秦王府, 他的兵马与效忠于李世民的人展开了肉搏战,甚至就快要成功地打进玄武门内了…….

  李建成最最没预想到的,就是他的亲弟弟,剁下了他的人头,命人拿到玄武门上,证明太子已死。他的眼睛,最后看见的是崩溃的东宫兵马和玄武门下战死的尸首,不久之后,他的五个儿子也因为是罪人之子,无 辜地断送了性命。他的妻子被幽禁在皇宫中,他们最后一次相见时,她正值25岁的青春年华,待她终于归葬于他墓边时,已是75岁的老妇人。

  太子建成的墓誌,降封为息王,谥号原为”戾”,后来改为”隐”。这块非常简略的墓誌,显示了他身后有多么凄凉。

  李建成最后悔的,或许是他没有听元吉的话,而这个始终忠于他的弟弟,付出了比他更惨痛的代价。元吉宅中所有的一切,尽都封存,被李世民原封不动地送给了代他杀死元吉、又代他去逼迫父亲交出权力的尉迟敬德,从这点而言,李世民果然是个好老闆。元吉的儿子们一样被害,元吉的妻子杨氏最后成了李世民的妃子,更令人感到可笑的,是李世民将自己与齐王妃所生的儿子,过继为元吉之子。

  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一个人的私心。

  即便那个人最后成就了一个时代,他穷尽一生追求明君的美名,他很努力地工作,想要配得上这顶染血的冠冕,他做得其实不差,却发现永远无法为他自己的野心辩白,就连民间的传说都在问他,六月四日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他无法为自己提供完美的解释,于是他转而去问史官:“你们在六月四日那条之下写了什么?”,史官拒绝回答,他换了两个亲信去担任史馆的主管,想透过他们得知史官留下的评价,但是,就连他的亲信也都说:“老大不好意思,这没有前例可循。”

  唐代的史书有三种:

  1. 起居注:每天记载,除了史官没有人可以观看,李世民要看的是这个。

  2. 实录:皇帝死后或者执政一段时间后的大事回顾。

  3. 国史:纪传体的史书,新旧唐书是本以唐代的国史修成。

  于是,他派人编写了《高祖实录》、《今上(当时的今上就是他)实录》,留下他希望留下的历史: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少年,但是父亲优柔寡断、兄弟昏庸无能,于是他忍着心中所有的痛苦,为了帝国的将来,亲手杀了自己的兄弟……一切都是不得已的、他都是被迫的、他没有任何责任…….

  如果唐代有电视,李世民可能会哭着上电视说:“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没有什么是不得已,他只是做了选择。

  总之,穿越者千万不要想着怎样可以改变历史、拯救心目中的帅大哥,帅大哥之所以显得悲壮是因为他有某一部分不可逆的逻辑问题,当他的弟妹可能很开心,但是当他的妻子可不是好事,穿越者务必慎入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