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观天下网-让您博古通今,明镜天下!

史观天下网

当前位置: 史观天下网首页 > 野史 > 穿越回唐朝千万不要做的五种人(3):胡姬

穿越回唐朝千万不要做的五种人(3):胡姬

时间:2016-04-29 16:39来源:史观天下网 作者:谢金鱼 点击:
现代人常常觉得唐代是个开放的时代,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告诉大家,唐代的开放是因为“胡风”(也就是来自西域的文化)影响所致。其实并无多大的相关性。

  现代人常常觉得唐代是个开放的时代,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告诉大家,唐代的开放是因为“胡风”(也就是来自西域的文化)影响所致。这说法不能说错,但是问题就出在现代人总是把“西域文化”联想成“欧美文化”,于是,就产生了以下这个错误的联想结果:

  唐代=开放+胡风=西域文化

  西域来自西方 ,西域文化≒美国文化(刻板印象)=性解放+穿很少+女权至上+外国人都很nice…

  同理可证,唐代≒想像中的国度=好棒棒
 

  

穿越回唐朝千万不要做的五种人(3):胡姬

胡姬

  这层推论虽然从来没有被明确地写出来,但是当你用谷歌搜寻唐代相关的文章时,总是会走向两种极端,一种是站在了不起的儒家文化、传统道德、高级得几乎不用上厕所的圣人高度,一边骂着脏唐臭汉、道德败坏、都是因为胡风如何如何。另一种是抱着不切实际的浪漫与向往,认为唐代因为出了女皇和一些参政的公主与后妃,又有女性可以骑马等等的图像与文字,认定那是个对女性十分友善的时代,认为唐人就像刻板印象中的欧美人士一样尊重女性……无言了。

  所谓的西域,并不代表当代的欧美,因为西域的位置距离欧美都很遥远,在文化上并没有非常直接的传承。

  所谓的西域尊重女性,只是一个相对性的说法,这是由于在游牧文化与绿洲文化中,人力是非常匮乏的,尤其男人常常不在(放牧或者远行做生意),家中的一切都由女性来打点,当然当男人回家后,遇到不知道状况的事情总得问老婆(例如:欸?你什么时候跟村口的花旦黄买了房子?),问个几代下来,自然听老婆话的习惯就成为文化。

  但是这并不表示西域的妇女能够像现代妇女一样自由,她们的人身自由仍需接受父家与夫家的监护,财产亦然。因此,在西域虽然没有“三从”的说法,但事实上仍有相当的限制。

  而唐代妇女之所以可以参政,恐怕是继承着汉魏到北朝的影响。别忘了,历史上第一位临朝称制的“皇太后(春秋战国的王太后们不算)”,就是汉高祖刘邦的妻子吕后,从西汉到东汉,总共出了八位代替儿孙执政的太后,北朝则有两位,唐代也是两位。

  换言之,这种妇女参政或者母亲掌握大权的情形,与胡风不胡风关系不大。

  这道理很简单,只要有小孩的地方,就会有担心的妈妈,那小孩不小心是太子或者皇帝的话,妈妈就会想做一点什么,要知道!“妈都是为你好”这句话在政治的场域上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人要选出推动人类历史的十句话,麻烦这句一定要入选。)

  而因为“胡风”而导致唐代女性热情奔放穿很少的说法,也是非常奇怪的,西域因为日晒非常强烈,不论男女都包得很紧,因为不包紧会晒掉一层皮。所以唐代的“胡服”其实是翻领长外套,而小露酥胸的衣服,恐怕是唐代妇女自己的原创时尚,或者是来自印度或南方的影响。

  那么,胡风真正的影响是什么呢?其实主要是唐人的生活,而且是经过浸润、转化变成了唐代文化的一部分。

  让我打个比方吧,就像麦当劳引进台湾之后,一开始被认为是好潮的美国汉堡跟薯条,卖着卖着,现在美又美也可以弄出香鸡堡,而你家巷口的盐酥鸡也有卖薯条、甚至还有蕃薯版的蕃薯条。吃着汉堡薯条长大的世代,慢慢取代了吃粥配咸蛋的上一代,但是汉堡也会变化成豆腐版汉堡或者米汉堡,逐渐变化成属于在地文化的一部分。

  吃汉堡配可乐、吃薯条配番茄酱,因为习惯了快速取得食物,所以汉堡世代的生活习惯也改变了,早餐在美又美吃个香鸡堡、中午叫排骨便当、晚上如果早点下班就勤劳点在超市买通通备好料的半成品回家弄一弄,搞定!

  一个汉堡的引进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唐代的“胡风”也是如此,透入唐人的生活之后,便成了唐帝国的一种风貌,但是这种“胡风”并不是唐帝国的主流、是一种次文化。

  唐代还有着一些铁律,其实不算自由、也谈不上奔放,在这些如棋盘一般的规范下,人可以凭着一部分的努力,让自己获得一点空间,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你努力就有回报,例如阶级、例如性别、例如族群、例如地域。

  我不是说中国史就是千年不变的压迫与阶级斗争,但是现代对于过去的过度憧憬而产生的浪漫幻想也是危险的。

  有多危险呢?

  在穿越的时候,这种过度乐观的想法绝对会让你的时空旅行蒙上阴影!

  尤其许多女性穿越者总觉得,在热情奔放、女性优先的唐代当一个高鼻深目、金髮蓝眼睛的娃娃国王混血儿,一定可以在“胡风”的保护伞下过得很好。每一个良家妇女心中都过渴望闪亮耀眼的时候,因此,在穿越时也常常有人选择穿越成歌伎舞伎或者伶人等看起来可能等于现代艺人的角色。

  因此,穿越成一个西域来的“胡姬”乍看似乎是个还不错的选项。根据老夫不精确的研究,有不少穿越者在一开始勾选属性的时候,会勾成以下这个状态:

  外表:金髮碧眼、大眼睛、高鼻子、樱桃小口、长腿、细腰、丰胸

  特点:魅惑众生

  技能:能歌善舞、吟诗作对、预知未来(最好可以有个预言,说谁得了你、谁就得天下)

  个性:前期天真烂漫、纯良无心机,经过重大挫折后,开始学会耍心机,但不管你当了怎样的贱人,心里永远开着一朵纯洁无瑕、善良无私的圣母小白花

  如果你也这么想,那么就别怪老夫要开始告诉妳,这个设定有多么地危险!

  设定一:高鼻深目?太太你眼睛破了吗?

  在现代的审美观中,轮廓很深是一种美丽,而亚洲人又普遍认为金髮碧眼也很美,但是这在唐代可是行不通的!

  你一定想不到,课本上老是引唐太宗之言,说唐代是“华夷、胡汉一家”,这种说法致使穿越者以为唐代没有种族歧视、而且崇尚胡人的相貌。

  俗话说得好“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因为人本来就是一种超级爱区别你我彼此的生物,大至一国一族,小至一里一家,只要可以分的都会分。

  不可以取笑不同族群、要尊重别人的文化什么的,在近现代以前根本没有出现过,大概从汉代以来,所谓以“华夏”自居的人群就以“汉化”别的族群为一种德政。这种心态直到今天依然存在,也满严重的(举例来说:“我把你们当人看”就是这种心态的标准体现,抱持这种想法的人往往没发现,他们虽然活着,却说着死人的话)。

  当然,唐帝国幅员辽阔,为了统治方便,仍准许不同的族群有自治团体、保持他们的文化,但是这种自治并不是出于尊重,而是因为懒得管理。而且管理这些胡人的组织并非朝廷的核心,政府对于这些族群的政策并不一致,也不会特别发预算或者补助他们的活动,一旦胡人离开他们的胡人生活圈、进入唐人的社会后,仍以唐的律法为优先。

  唐人们最爱嘲笑的就是“胡相”,也就是胡人的面孔,或者胡人不懂得所谓的“礼仪”、也没有所谓的“传统道德”。迷恋于外来文化、甚至亟欲“胡化”的人,会被认为是有病的。

  而高鼻深目的“胡相”会被认为是丑、非我族类,唐代的教坊记有个故事是这么说的,长安城中有一位女艺人,生来就高鼻深目,但她一直靠着化妆让自己的脸不那么突出,所以一般人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她儿子死了,她伤心地大哭,泪水把妆给哭花了,露出她原本的面目,她的婢女吓坏了,大叫说:“娘子眼破矣!”

  还有另一个故事,是一个男子生了个儿子,一生下来就高鼻深目,男子当然马上怀疑老婆讨客兄,准备把小孩掐死,结果忽然想起自己家的深色马匹曾经生出一匹白马、这是因为深色马匹的亲代曾经有白马的关系。于是男子才想到,自己家的祖宗曾经有胡人,那么孩子可能不是客兄的种。

  这个史书上最早发现隔代遗传的案例,一方面显示了有些胡人的家族刻意地掩饰自己的出身、与唐人通婚、逐渐洗去高鼻深目的外表。另一方面则显示当时的唐人可能普遍是扁脸族,因此小孩子一旦高鼻深目马上就被发现了。

  所以,高鼻深目在唐代很难说是美,或许有人特别喜欢,但恐怕普遍不觉得是美。

  设定二:魅惑众生?你知道男主人有多少是畜生吗?

  虽然唐帝国中有许多外来移民,但他们的处境并不像我们想像得那么乐观,这点要从他们对于政治的影响力说起。

  在安史之乱前,胡人最多就是在军队中一刀一枪拼生命,很难触碰真正的政治,因为政治的决策与执行都掌握在士族出身的官员手里,不是士族出身的人是不可能真正进入帝国核心的。安史乱后,虽然在一些藩镇中,出现了出身外族的军阀,但他们依然不能成为帝国的决策者。

  这种出身的不公平,造成胡人虽然可以有权、有钱,却买不到士族的尊重。即便是进入汉地已久、也算晋身士族的某些外来姓氏,如白居易的白氏(来自龟兹)或者元稹的元氏(来自鲜卑),在其他人要嘲笑时还是会拿出来取笑。

  总之,胡人虽然在理论上可以成为唐的国民,与他们生活相关的政策却没有他们的位置。甚至一些在胡人的生活圈中算是领袖人物的人,到了朝廷仍是鲁蛇一枚,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大胡商叫康谦,在唐玄宗末年,他巴结宰相而得到安南都护的位置,去替朝廷开发南方的资源,安史乱中,他又率先捐钱资助朝廷,但是当朝廷不缺钱时,又以他女婿在安史乱军中的罪名,把他下狱、没收他所有的财产,把他折磨得不成人形才放出来,最后在贫困中死去。

  至于一般的平民或者士人,虽然也会去胡人开的酒店吃饭听歌跳舞,这些地方为了要增添异国风情,会有许多胡人面孔的女子陪酒或者表演,一般称之为“胡姬”,是唐帝国中的一道风景。

  不过,唐人对这些胡姬并没有太多尊重可言,原因很简单,她们大多是被拐卖到唐帝国的,经过层层转手从边疆送往唐帝国的内地,但她们是奴隶,有明确的卖身契,而且唐政府准许她们的主人可以打骂她们。那么,性骚扰或者性侵呢?政府才不管咧!唐帝国的政府只管士人或者良民不能娶未婚奴隶为妻。

  说的粗一点,男主人就爱怎么睡怎么睡,要不要让奴隶当妾完全看他高兴。而且女奴不可以反击主人,否则反而会被判罪。

  所以,如果以为穿越成一个胡姬就可以魅惑众生,那么在真正“见客”之前恐怕要遭受数不尽的折磨。

  然后,有些看了还珠格格二的朋友,对“香妃”充满幻想,觉得一个身带异香的异国佳丽一定可以得到皇帝的赏识。

  欸都…….如果你穿越成唐代的胡姬,你可能会很尴尬地发现,所谓的“异香”在唐代可能会被笑说是“胡臭”…….是的,唐人、或者更早的魏晋人就认为胡人都有胡臭,而且还臭得出各种风味。

  如果你有这种困扰,穿越前记得去开个刀,或者带点不含铝盐的止汗剂,以免唱唱跳跳之后发现所有人都跑光了……..

  设定三:穿越者爱唱歌,但是你为什么要唱菊花台呢?

  要穿成一个胡姬,不能没有点技能。但是我常常觉得很奇怪,穿越者总是不肯在小时候就花个三五年学国乐(不过你千万不要学扬琴、柳琴跟三十六簧键笙,这叁种在唐代还没有)、花个十年学毛笔字学水墨画学民族舞……等等,总是认为自己一穿越一定什么都会了。

  你当学音乐学艺术学舞蹈的都是死人就对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好吗!!!!

  然后呢,穿越者还有一个毛病,就是认为遇到这种需要展现才华的时候,只要把“中国风”歌曲拿出来唱一唱、把唐代还没出现的诗词拿出来用、拿出几条破缎带跳个彩带舞,古代人就会觉得你了不起得要死……..

  唱一个周杰伦就可以扭转乾坤、倾倒众生,你们这些穿越者到底是有多爱方文山啦!(然后我还要顺便表一下中国的穿越者,男女老少人人都要剽窃老毛的沁园春是怎样?)

  毛泽东的沁园春一词是他的得意之作,平心而论确实写得很不错。其中“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更被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拿来用过……

  事实上,以现在复原的唐代乐舞看来,可能比较接近日本的雅乐,节奏是很缓慢的,而且看似重复、实际上却有细緻变化的动作,如果不是长年的训练就会显得不上不下很尴尬。

  至于来自西域的胡旋舞或者胡腾舞,则是以旋转快速闻名,白居易曾经描写过胡旋舞女的姿态,整个是专业的呀!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

  弦鼓一声双袖举, 回雪飘飖转蓬舞。

  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中亚当地到现在还是流行跳一种一直转圈圈的舞,看起来很简单,但是没有受过训练的人真的很难把关节扭成那样…….

  总之,在唐代要当一个闪亮耀眼的胡姬,是非常不容易的。

  但是有没有胡姬可以爬到唐帝国的高层呢?一定要说的话,倒是有一个,就是唐玄宗的妃子曹野那姬,曹氏有可能来自于中亚的曹国,而野那是粟特语,意思是“最喜欢的人”,姬应该是她的称号,也就是说,她可能是没有名份的姬人,而且侍奉玄宗时,玄宗可能已经快七十岁了。

  即便如此,她替玄宗生了一个小女儿,玄宗虽然儿女成群,但是对这个小女儿特别怜爱,可能怕太疼爱而使女儿夭折,故意取了个低贱的小名。在玄宗晚年时,这个小女儿还没出嫁,年近八十的老爹很担心女儿的未来,特别将小女儿托付给当时的太子(玄宗的孙子),希望孙子以后即位可以善待这个小姑姑。

  为什么唐玄宗不把女儿托付给当时的皇帝?原因不得而知,或许是孩子太小,也或许是这孩子的母亲是胡人、而且是造成安史之乱的粟特人,在安史乱后强烈的排胡情绪下,不好给这孩子一个名分吧?

  但是史书上只记载了曹野那姬的女儿,对于这个唐史上唯一的胡人妃子,并无其它的记载。她有可能在安史乱中流落民间,也有可能死于难产或者死于乱中,不管是哪种结局,在安史乱后的几年,唐帝国对胡人採取了极端的打压、报復与屠杀。

  在安史之乱根本没波及的扬州,迎合上意的官员封起城门,纵容兵丁屠杀胡人,那么他们怎么辨认胡人呢?

  高鼻深目、不像汉人的就是胡人,那一天,扬州城杀了数千胡人。

  一个人可以冷静理性,但是一群人就很容易冲动愚蠢,存了分别彼此、分别你我、分别族群的心时,什么胡汉一家、华夷同堂都只是好看的那一面而已。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告诉大家,穿越唐代,除了不要穿到太子、太子妃这两个高级屎缺之外,也不要自以为是女神而去当个胡姬,所有的风光都要付出代价的,穿越者不可不慎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